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合肥:“猴年+二胎”效应叠加致各大医院产科“爆满”

【发表时间:2019/8/12 13:15:03来源:】

  “猴宝宝”遇上“二胎放开”,今年暑期合肥各大医院的产科全部爆满。“加号”、“加床”、“提前预约”……成为今年“生娃”的关键词。连日来,记者实地走访了多家医院。

  挂不上的号

  半夜抢产科号跟春运抢票似的

  在某医院直通妇产科的电梯间里,怀孕36周的徐冰冰被身旁两三个孕妇拦了下来。准妈妈们纷纷探过头来,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她手里的“挂号单”问道:“9号?这么靠前?你怎么挂到的?”

  这已不是徐冰冰第一次面对类似的疑问。

  “我老公定了凌晨3点的闹铃,每个星期三都是半夜起来挂号。就跟春运抢火车票一样,三甲医院多数是提前7天在网上放号。”

  “怪不得我早上起来就没号了。”挺着大肚子的准妈妈们如获至宝地点点头。

  把挂号的独门秘籍传授出去,不怕自己挂不上了?徐冰冰苦笑着说,“将心比心,我也曾挂不上号,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

  “四维”约不上赶到民营医院碰运气

  从安徽省妇幼保健院退休后,王祥华被合肥现代妇产医院“聘”回了B超室。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这家民营医院的四维检查也是人满为患。

  “不行了,眼睛要看瞎了。”一连3个多小时坐在彩超机前,王祥华揉了揉腰,闭上眼睛。短暂休息之后,复又睁开眼,将视线移回屏幕。

  B超仪的探头游走在孕妇的肚皮上,胎儿的四肢和面容随之显像在屏幕上。四维彩超被称为宝宝人生的“第一张彩照”。

  王祥华告诉记者,自今年以来,每天的检查量几乎是去年的一倍,“就这样还有很多孕妇预约不上。”

  前后不过4年时间,黄女士大女儿是2012年降生的,今昔对比,她表示,现在不但产检的人多,挂号、预约都要排好久的队。

  眼下怀孕24周的黄女士就遇到棘手的难题。由于错过了预约期,胎儿“大排畸”的四维彩超就无法在三甲医院完成。她只好来民营医院碰碰运气,之后拿着检查结果再回公立医院复查。

  排不完的队

  保安“解救”被围住的产科医生

  一名穿灰色保安服的中年男子走进了省立医院产科门诊室。他的任务只有一个,将产科医生李彩荣从重重“包围圈”里解救出来。

  等着看病的孕妇以李彩荣为中心,形成了铁桶状的合围。十几只手同时举着病历,从四面八方高高低低地伸向李彩荣。前一个病人刚问诊完,后面紧接就会有人插话进来。

  身旁跟着李彩荣实习的女大学生告诉记者,最夸张的周一,李医生一天看了160个多号。

  虽然是在空调房间里,但李彩荣还是面色通红。案头上堆满了病历,以至于每拿起一本病历,她都要大声问一遍——这是谁的?

  “急死了,还有五六个号没看。不要都围着我,我没办法看病了!”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小时,她忍不住“崩溃”地大叫出来。

  贴着医生站,是许多“插队妈妈”的第一选择。李彩荣最担心的是孕妇站在她的身后,因为一转身可能就会撞到准妈妈们“最珍视”的肚子。每隔一阵她就得小心地回头看看,并一再说,“不要站在我后面!”

  “麻烦大家排个队吧!”保安开始维持秩序,好给诊室留出一些空间。不过七八个平方米的诊室里,仍有部分准妈妈不愿离开。保安见相劝无效,也只得作罢,任由“赖”着不走的孕妇站在诊室里。

  排了一小时队却被告知次日再来

  与李彩荣的诊室相隔一间,就是省立医院的胎心监护室。

  孕期在36周以上的准妈妈,每周都需要到医院做一次胎心监护,直到临产。圆盘形的探头绑在肚皮上,根据胎儿20分钟内的实时心跳画出一道上下波动的折线。“嗞嗞”的打印声,伴着心跳折线一点点从胎心监护仪里“吐”出。

  “监测一个孕妇前后需要20分钟,3台机器同时运转,上午、下午加起来也只能做50多个。”负责胎心监护的章医生告诉记者。

  一个小时队站下来,准妈妈们难免体力不支。队伍里不时有人走出来,靠在墙边歇歇,然后继续排队。门口怀双胞胎的短发孕妇刚被喊进监护室,人群里便开始窃窃私语,“‘双胎\\’一个人要占两台设备,又得多等一个人……”话音刚落,准妈妈们的脸上集体浮现出更深的倦容。

  已经是下午4点,门口还排着头十位等待做胎心监护的孕妇。“门口刚才划过(就诊卡)的4个进来,剩下的明天上午再来,做不完了。”章医生探出半个身子吆喝说。

  赶上“末班车”的孕妇,得偿所愿;晚了一步的,难免抱怨连连,不情愿地拖着笨重的身子离开。得!明天还得接着排。

  最令章医生哭笑不得的是,由于胎心监护等待时间较长,部分孕妇甚至发动全家上阵,甚至还有让家里“大宝”来排队的。

  留不住的床

  住在走廊里的妊娠高血压孕妈

  周先生患有妊娠高血压的妻子已经在走廊里住了10天。

  每天中午12点半,是他给妻子和岳母送饭的时间。3层的保温饭盒,他左右手各提了一个。在解放军105医院住院部7楼的妇产科走廊,周先生一眼望去,没有搜寻到妻子熟悉的身影。倒是岳母斜坐在临时增设的小床边,她特意从河南坐了4个多小时的大巴赶到合肥陪产。

  医院走廊很少有中央空调的出风口,孕妇和家属只能靠家里带来的小台扇降温。“靠着床沿,或者在凳子上倚一下子就过去了,眼下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岳母一脸无奈,“最好能快点生,还能少遭点罪。”

  走廊上,一溜排摆满了临时架设的简易铁床。一个个腰身滚圆的孕妇,或躺,或坐,无言地“挨”过孩子降生前最后的孕育时光。

  “又要把她移哪儿?”周先生见护士推来一副担架车,赶忙问道。岳母朝走廊尽头的待产室努努嘴,“哝,不是说血压高嘛,推进去再检查下能不能生。”

  10分钟后,妻子从待产室里被推了出来。临盆在即,妻子的肚子高高耸起,多数时候只能侧身而卧。妊娠高血压的妻子,脸憋得通红,汗渍将头发黏在额前。

  她撑起双手试图坐起来。眼疾手快的周先生立马上前,与护士合力将爱人搀扶到铁床上(上图)。

  “这就是目前我能给妻子提供的生产环境。”这名“准爸”告诉记者,每每想起,他常常心焦得不愿直视。

  新建医院设法加床资源上网

  怀孕足月的汤女士两天跑了5家公立医院,却都没有床位。此前这则合肥产妇的真实经历被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在“猴宝”扎堆出生的今年,各大医院究竟是如何应对的?除了加床、缩短住院期等常规方法,还有没有更好的应对机制?

  对策一:加床加床再加床

  今年最高峰时,合肥市三院产科住院病床就加到了100床,实际上常规设置的病床只有55床。尽管如此,一些住院时本该由医院提供的生活用品,如热水瓶、躺椅等东西也是供不应求,只能依靠家属从家里背过来。

  “只有高危孕妇在确定要住院的情况下,才会给她们预留床位,住院区通常都没有空床位。”合肥市三院妇产科行政主任周荣生透露,七八月本身就是生产的高峰期,此外因为9月开学季、暑天坐月子方便等因素,不少准妈妈都更倾向于在8月底前完成“卸货”。

  解放军105医院一位值班护士告诉记者,由于床位已经加到走廊上了,目前医院只接收定点在该院检查的孕妇。

  在省立医院产科门诊,几位足月的孕妈凑在一起聊床位。“你没看7楼产科的床位都加到医生办公室了?”一位提前打探过消息的孕妇说道。

  省立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汪菁对此解释说,“患者所说的‘医生办公室\\’,其实是以前的‘医患沟通室\\’。我们医院内部有规定,产妇不能加床在走廊上,所以只好将7楼产科病区但凡能利用的房间都腾挪出来,目前一共已经腾了4个房间,加了16张床。”

  汪菁说,他们还在向医院打报告,希望能在相邻的楼层里寻觅空房间,继续加床。

  对策二:缩短产后观察期

  调查中记者发现,在不影响孕妇和新生婴儿身体健康和安全的情况下,一批医院开始缩短产妇住院的观察期。以前需要住院观察6天的,现在只需要3天就可以提前出院。

  “人真的太多了,尽管我们医院面积不算太大,但是在下午和晚上的病房巡查中,我们每天都要走五六千步,多的时候可以达到一万步。”周荣生主任掏出手机,点开计步软件统计的步数。她几乎每天都能在朋友圈中荣登“步行健将”。

  记者从安徽省妇幼保健院了解到,今年医院鼓励顺产产妇在身体无恙的情况下24小时出院,剖宫产的产妇72小时出院,以快速周转产床。

  对策三:身体允许可选民营医院

  “民营医院的服务态度好、环境好,有导医职业引导,价位也相对便宜。”合肥现代妇产医院门诊部主任孙秀芳认为,这是孕妇愿意在民营医院检查、生产的主要原因。

  今年民营医院的接诊量也大幅攀升,孙秀芳表示,就诊量差不多比往年多了1/3。部分检查项目如四维、唐筛等也需要提前一两个月预定,孕妇生产的床位已经预定到9月份。

  周荣生则建议,对于正常的孕妇,在选择产检和分娩的医院时可以去口碑较好的、离家近一点的。不过,对于高危产妇,还是应该到大医院就诊。“生产虽然是一个自然的过程,但是毕竟伴随着一定的风险,准妈妈还是应结合自身,理性选择。”

  对策四:不要随意剖宫产

  在产科门诊,常有足月的孕妇主动要求剖宫产。对此,周荣生表示,尽管现在一直在控制剖宫产手术的数量,但是目前仍有30%之高。部分孕妇总认为生孩子“很疼很可怕”,但是相较于顺产而言,剖宫产的危险性更大,特别是生第二胎的风险,术后恢复也没有顺产快。剖宫产后,产妇至少要等到两年后,才能二次怀孕生子。

  对策五:规划扩大产科规模

  省立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汪菁告诉记者,目前医院正计划在南区扩建一个高端产科,预计能新增60张床位。

  “理想中,我希望市区和南区一共能提供200张床位。”汪菁告诉记者,而在改造完成之前,除了找空房间加床,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根据规划,一座设计拥有1500张床位的安徽省妇幼保健院总部——安徽省国际妇女儿童医学中心,有望在2017年底建成。未来,地铁2号线将有通道直接抵达。

  届时,这座超大医学中心有望缓解产科医疗资源紧张的现状。

  对策六:呼吁床位资源上网

  医院挂号已经可以同时支持114、支付宝、医护网等多种方式,那么应对这轮生育高峰,是不是也可以将医院的床位共享在互联网上?产妇只需在手机客户端点击一下,立马能显示出附近的公立、私立医院剩余的床位数?

  “我觉得床位资源的透明公开,会有利于产妇做出贴合自身实际的选择,同时也省得一家家医院跑。”汪菁认为,如果该举措推广,应该能部分缓解眼下的“产床告急”。

  对策七:“名院”托管地方医院产科

  名校办分校缓解了“择校热”。“名院”托管地方分院产科也正在成为一种新的趋势。记者从安徽省妇幼保健院获悉,今年4月,安徽省(合肥)妇幼保健院与颍上县人民医院签订协议,正式合作组建“安徽省(合肥)妇幼保健院颍上分院”,实行全面托管。

  “颍上是安徽的人口大县,一年的分娩量都在7000多人。全面托管后,省妇幼保健院的专家团队及管理人员将正式进驻分院,各种先进的妇幼医疗设备也陆续到位。”省妇幼保健院一位负责人认为,此举势必将分流扎堆往省城跑的产妇。


更多精彩:
意大利房产 https://www.uoolu.com/house/italy/condition-ht1/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