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资中县|经开区|网络电视|新闻中心|内江新闻|国内国际|房产|旅游|教育|美食|汽车|医卫|体育|娱乐|团购|囧图|

江苏最大野生动物园陷“惊魂七日”:老板或跑路

【发表时间:2019/8/13 18:39:30来源:】
动物园张贴的告示,将闭园三天休整。 图片来自网络
动物园张贴的告示,将闭园三天休整。 图片来自网络
王立军委托律师刊登于12月10日《武进日报》上的启事。 以下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
动物园关门,老板跑路?江苏最大野生动物园陷“惊魂七日”
   王立军委托律师刊登于12月10日《武进日报》上的启事。 以下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图
王立军的名片,电话和地址均已“失联”。
王立军的名片,电话和地址均已“失联”。

  “我就在淹城动物园上班,今天刚听说老板和老板娘失联了,人也找不到,电话也打不通。更可怕的是动物园其他领导也都不见了……”

  自12月14日起,在一些网络论坛上,流传着一则自称“内部员工”爆料的“淹城动物园关门,老板全都跑路”的热帖。

  淹城野生动物园位于江苏常州市武进中心城区,距常州市区8公里,总投资5亿元,2007年10月正式建成对外开放,是江苏规模最大的超大型野生动物园。

  一个经营得好好的动物园,怎么突然陷入倒闭传闻呢?澎湃新闻()记者赶赴常州进行了调查。

  “跑路?我去厦门度假了。为了好好陪家人,我就关机了几个小时。”12月17日,淹城动物园所在公司的董事长徐卫勇突然现身常州,击碎了“跑路”传闻。

  徐卫勇对澎湃新闻说,在他在重新开机后,突然看到那么多找他的短信和未接电话,更没想到网上会出现大量“老板已跑路”的传闻。那时,他感觉,事情闹大了。

  动物园“临时闭园”引发恐慌猜测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引发“老板跑路”传闻的帖子最早出现在常州本地网络论坛化龙巷上。

  12月14日下午3点多,网友“龙腾123”发帖:“常州淹城动物园倒闭了?”发帖人贴出的图片显示,淹城动物园景区贴出了一则通告,上面写着“暂定下周一至周三(12.14-12.16)我园进行闭园休整。有计划前来游玩的游客请酌情改变行程。”

  发帖人称,淹城动物园2015年7月就被曝出倒闭传闻,说动物园被资本市场侵占,这次又毫无预兆突然闭园,而且开园时间不确定,“难道是真的要倒闭了吗?”

  这位网友还称,当时他看到景区门口冷冷清清,没有什么游客。他咨询门口工作人员,也没有得到一个肯定的回答。“这次不会真的倒闭了吧?之前听说大熊猫来了,一直没时间来玩,难得今天有空过来看看,现在又关门。我办的年卡以后怎么玩?”

  澎湃新闻注意到,此帖发出后,引发不少网友围观。也有网友发帖提醒说,“人家是为了配合5A级景区建设,没有说倒闭啊,楼主是在散播谣言啊!”

  不过,到了当天晚上6点多,一名自称是淹城动物园员工的爆料,让此次“倒闭”传闻披上了似乎更真实的色彩。

  该员工称,“公司总经理一个星期前说是被调走,但谁也不知道上哪去了。12月13日下午,暂时负责公司的常务副总带着公司高职及主要部门经理,开着两部车说是去学习了,按常理,公司应派司机,这次司机也没有带。正纳闷,今天就闭园了,看来动物园是真的要倒闭了!”

  该内部员工颇担心地说,“关键是工资到这个节点发,现在工资也没个着落了。看来早就预谋好了,我们底层员工还蒙在鼓里。”

  那么,普通的临时闭园,且事先有通告的情况下,为何会引发如此大规模的“动物园倒闭、老板跑路”传闻呢?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除了动物园老板手机关机数小时这一偶然巧合外,还与该动物园经营方近年陷入的股权债权纠纷有关。

  特别是前不久,今年12月10日,不少当地市民在常州的《武进日报》上,看到了这样一则关于江苏淹城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下简称淹城公司)被起诉的启事。

  几件事情联系起来,使得这种恐慌性的猜测迅速流传。

  “关机是为了好好度假”

  12月17日上午,当董事长徐卫勇的身影重新出现在淹城野生动物园中时,所有动物园员工都松了一口气。同时,动物园也如期重新开园了。

  为了平息外界的各种猜测,动物园方面临时召开了新闻通气会。

  这段时间股权纠纷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本想借着公司临时闭园休假的这几天,也给自己放个假,图个清静,暂时抛开工作上的事,陪陪家里人,不想造成‘失联’的误解。”徐卫勇说。

  那么,动物园为什么会突然闭园呢?——这也是引发外界各种不良猜测的诱因。

  徐卫勇称,目前淹城景区正在申报5A级景区,而动物园内有不少基础设施需要进行优化,包括园区无线网的安装等等。于是,他们便利用游客的淡季,集中3天时间进行闭园休整。

  “虽然大部分员工都放假了,但必要的维护人员还在。”徐卫勇说,为保证动物的起居饮食,饲养员们基本上都没放假,还有值班的兽医。

  同时他也承认,这次闭园,尽管在动物园门口张贴了告示,但事先的通知和提醒工作没有到位,一些不知情的员工也存在着某些误解。

  对于倒闭传闻,徐卫勇笑称,目前公司进入了稳健发展时期,呈现一片繁荣景象,倒闭纯粹是无稽之谈。

  “投资淹城十年,我们一路历经坎坷。我记得2008年雪灾对我们打击非常大,但那次我们都挺过来了。”徐卫勇说。据介绍,淹城野生动物园的年客流量,已从2008年的十几万攀升到了现在的一百万。动物园2015年上半年的业绩,跟去年相比增长了30%,目前已经超额完成了2015年度指标。

  12月17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在淹城野生动物园看到,经历了三天休整期,园区已经重新开园接待游客。

  据江苏淹城野生动物园官网,目前园内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珍稀濒危野生动物共200多种近万头(只)。截止目前,该动物园是江苏省唯一一家超大规模的野生动物园。

  因此,淹城野生动物园的经营状况,备受长三角地区游客的关注。

  然而,一般来讲,园区闭园休整三天,不该引起如此大的反应。

  正如前面所说,《武进日报》上刊登的那则淹城公司被起诉的启事,正是造成人心惶惶的主要根源之一。

  对此,徐卫勇也直言,这则起诉也是让他最近感到闹心的根源。

  债务引来股权之争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并不是淹城野生动物园第一次陷入倒闭传闻。

  今年7月份,一位自称淹城野生动物园员工的网友在常州本地论坛发帖称,淹城公司遭资本绑架,淹城野生动物园濒临倒闭。

  对于“资本绑架”说,淹城公司方面作出回应称,为了扩大经营,公司在2012年与某资本机构签订了资本合作协议。澎湃新闻记者在淹城公司提供的投资协议书中看到,双方的合作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为借款,按12%的年利率支付利息;第二阶段即至2015年3月31日,投资者提供的一亿元委托贷款转为投资者对淹城公司的股权投资。

  其中,协议书中约定了转股价格,以淹城公司旗下子公司“厦门马戏城”的净利润为基础。也就是说,投资机构最终可以得到淹城公司的股份,而淹城公司方面则无需掏出现金来偿还这笔借款。

  然而,据淹城公司介绍,厦门马戏城项目由于在土地拆迁过程中遇到多个复杂问题,至2015年3月才完成交地。目前项目尚在建设期,开业尚无定日。

  在此情况下,约定转股条件未达到,转股无法实施。于是,淹城公司连本带息凑得1.25亿元现金,在今年7月底之前还清了债务。淹城公司向澎湃新闻记者提供了他们的支付单据。

  然而,该投资机构依然想要股权。

  据《武进日报》12月10日登出的启事,该投资机构负责人王立军,已经委托律师针对“股权转让”起诉徐卫勇的淹城公司。同时,王立军还要求确认被告淹城公司与厦门晟勇实业投资公司(下简称晟勇公司)等投资公司之间的股权转让无效。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企业工商登记信息发现,今年7月,淹城公司的股东已由江苏灵灵实业投资公司(下简称灵灵公司),变更为晟勇公司。

  公示信息显示,灵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徐卫勇,股东为徐卫勇和其夫人,今年11月注册资本由1200万增至5000万。

  同时,灵灵公司是晟勇公司的三个股东之一。

  据淹城公司介绍,目前法院已经冻结了该公司的股权。虽然不是冻结资金,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但冻结股权影响到了公司的融资。

  对此,淹城公司代理律师刘建军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由于王立军和淹城公司、灵灵公司等无任何关联,因此根本无权对此进行起诉,要求确认淹城公司内部的股权转让无效。

  同时,刘建军认为,法院冻结淹城公司的股权是不恰当的。

  一张失效多时的名片

  王立军是谁?

  根据淹城公司出具的一张名片,王立军的头衔是“常州市人民政府驻南京办事处主任”,名片上标注了座机、手机号和办公地址。

  澎湃新闻记者向南京市发改委外地驻宁机构管理局求证,得到的答复是,常州市人民政府驻南京办事处最后一次年检是2006年,仅登记了一个座机号,没有其他任何信息。

  据介绍,外地驻宁机构按规定每年都必须到该局年检,登记办公地点、负责人信息等。如果两年不来,视为自动撤销。

  澎湃新闻记者拨打名片上的座机号,以及该办事处在114登记的三部座机号发现,所有号码均为空号。多次拨打名片上的手机号,电话是通的,但对方均未接听电话。澎湃新闻记者表明身份,给其发送了相关采访的短信,也未得到回复。

  12月17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赶到了名片上的办公地址,位于南京市鼓楼区漓江路附近。通过现场多方求证得知,常州市人民政府驻南京办事处已经撤销多时,“至少五年以上”。

  据淹城公司董事长徐卫勇介绍,2012年谈合作时,王立军给他们提供了这张名片。后来,他们就很少和王立军直接联系了。

  据了解,此前,常州市政府驻南京办事处的主任,通常为常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兼任。但澎湃新闻检索相关资料,历任常州市政府副秘书长中,并没有发现有王立军此人。因此,无法确认王立军名片上的官方职务是否是“自封”的。

  企业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王立军是常州太平通讯科技有限公司和常州海坤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截至发稿时,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联系王立军,但对方并未回复采访请求。

  对于王立军“咄咄逼人”的入股要求,徐卫勇表示,淹城公司依然非常欢迎资本进入,但是得协商好条件。

  经历了“惊魂七日”,淹城野生动物园的经营恢复了正常。但接下来,他们还需要就股权问题和王立军对簿公堂。这涉及到淹城公司将来的融资大计。

  目前,淹城公司的委托律师表示,他们尚未收到法院的开庭通知。澎湃新闻将继续关注此事。

(责任编辑:UN652)

更多精彩:
长途物流 http://www.xinhuili.net
最新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推荐
TOP